龙嘴大铜壶新传(连载6)

更新日期:2022年08月03日

       《龙嘴大铜壶新传》(连载6), 道士恭敬地看了三林一眼, 道:“施主不烧香, 不跪拜, 一定是另有所图。”三林心想, 这老道士有些眼力, 急忙道:“游荡, 游荡。”道人道:“否则, 施主可能显得平静和放松, 但据我观察, 你心中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打扰你。” “道人能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吗?”三林认真的问道。道人见他的话落到了地上, 有些得意, 摇头道:“让我数数。”然后他打量了三林的全身, 又看了三林的身体看了一会儿, 突然凑到他耳边道:“秘密不能泄露, 秘密不能泄露。不过你放心, 你不会的。”不用担心, 虽然是大事, 但也是好事, 不是坏事。按照我的计算, 这件事暂时不宜轻举妄动。”三林焦急的问道:“什么时候可以行动?”道人闭上眼睛, 沉吟了片刻, 没有说话。 , 睁开眼睛, 对三林郑重道:“只要做大事的人, 需要‘时间’、‘地点’、‘人’三者, 只有具备了这些条件, 你的大事才能感动。” "三林若有所思道:“呃”, 自言自语道:“那我们就等机会吧。”然后他又一鞠躬, 对道人行礼:“多谢道人指教, 我已经记下来了, 我担心你, 我先告辞了, 告辞了。”道人也赶忙躬手回礼:“无量寿佛, 别对施主客气, 好, 好。” “三林, 你怎么去了, 我到处找你?”二修见他走过, 便问他。三林没有多说话, 两人便随着人群走出了人群。寺庙。 “这不是杨哥和嫂子吗?”他一一抬头, 看到宋医生在叫他们, 却见林英一家三口在老太太的搀扶下走了过来。三林连忙过来扶住老人, “林奶奶, 你也是来烧香的吗?”老太太道:“我年纪大了, 平时也不怎么出来, 过了年, 总得来给我的女神烧香吧?”每个人都笑了。龚琳走过来和三琳握手。虽然住的地方不远, 但巩琳在铁路上工作, 常年不在家。两人很少见面, 一向彬彬有礼。萧琳英问道:“玉梁叔叔和婶婶来了?”二修看向庙外, “他在街上和两姐妹玩。”就在他们准备去北投‘炮市’看看的时候, 玉芬和玉烟手里拿着几朵绢花, 连忙冲到了他们的面前。玉芬有些慌张的说道:“找不到萧玉良。”二修闻言有些着急, 厉声斥责道:“我没让你们两个看他一眼, 我怎么弄丢了?”喻言怯怯地说:“我们在采花, 他转眼就消失了。” 三林平静道:“你在街上喊什么?不能丢了, 这小子就要去枪市了。”二修双手捂住雨烟, 说道:“去, 去找。”一家人终于挤进了枪市:“雨良, 雨良” 二修和两个飞跃少女焦急的寻找着玉良。
       三林左右看了看, “就在那儿, 我说过不能丢的。” “在哪?在哪里?”二秀顺着三林手指的方向挤了进去, 过了一会儿, 她拉着玉良挤了过去, 玉良握住了她的手。房间里还有几包大小不一的鞭炮。 “谁让你一个人来的?”二秀责怪儿子, “她自己采花自顾自, 没人理我, 我来的很匆忙。”玉良低声回答。三林围了上去,

“行了行了, 今天人太多了, 别买别的回家了。”二修也道:“宠他就好。” ’老杨对二修说:“已经中午了,

我们出去吃饭吧。”二修有些不情愿:“要多少钱?”老杨说:“别被钱骗了, 你一年到老爷子一日三餐, 过年也该在外面吃顿饭。”孩子们听了也很开心, “我们去餐厅吧!”。说着, 一家人走进了路边的一家小餐馆, 叫“世家饺子馆”, 卖的是羊肉饺子和各种炒菜。已经是中午了, 小饭馆里吃饭的人不少。 “男人”把他们安排到刚刚空出来的空桌子上。他一边擦桌子, 一边礼貌地问道:“有多少人有吃的?”三林道:“来两斤水, 两盘凉菜, 两份炒菜, 一碗酸辣汤。”二修继续道:“哥们, 我们烧两两白干吧。”老杨说:“你没喝醉吗?”二修看了他一眼:“你喝的不多, 平时也不怎么喝, 过完年喝点就好了。”没费多少力气, 那家伙就端来了饺子、凉菜、炒菜。他还端了一壶酒加汤, 说道:“几个人先吃喝, 最后再端上酸辣汤给你。
       ”快过年了。二修似乎更忙了。吃过晚饭, 她又送了两锅面, 准备明天蒸馒头。豆瓣, 枣卷什么的。我又看了看炖肉和鸡肉有没有做好, 忙了一天, 看了看表, 已经快十一点了, 我洗了脸, 走到炕边, 拿着脱掉衣服, 在炕上睡着了。老杨躺了许久, 今天睡不着:一想到‘合资’会怎样?能发展到什么程度?会比一个人做更好吗?他对这些一无所知。他想起了太后宫老道白天对他说的话。老刀虽然有点瞎, 但也不错, 但也说得通……这时候, 二修翻了个身, 将一只手臂从被子里伸了出来, 嘟囔了几声, 老杨很快坐了起来, 轻轻的把她的胳膊放回被子里, 替她掖好被子的一角。再次躺下后, 他又想:你怎么这么想一个大人物?一步一步来吧, 反正我不做伤害别人的事, 算什么我不活一辈子, 想到这里, 他心里踏实了许多, 慢慢的进入了梦乡。大年初八一大早, 二秀和好面和和好馅就准备好了, 和‘合子’一起吃。北方人习惯在农历正月初八吃合子。老杨站在院子里, 看着孩子们放枪、抽烟、玩捉迷藏。院子里不时有人来来往往。到了年底, 邻居和亲戚都要互相拜年, 在这些日子里互相拜访。玉良的几个同学也来了。孩子们在玩耍和追逐。整个大院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。玉良和郭强各拿了一根小鞭子, 狠狠地鞭打着我。快乐的小木嘎嘎在旋转。林应正正在和几个小姑娘跳着‘猴子皮筋’。小猴子偷偷溜了过去, 点燃了一门小炮, 扔到了一个小女孩的脚边。她转身就跑。哭出来。林颖道:“是侯逸凡, 我看到了。”于是几个人又追了上去, 准备教训小猴子。侯逸凡吓得赶紧躲到老杨身后。几个孩子跑了过来。林英道:“杨叔叔,

你不要保护他, 他会欺负人的。”只见老杨笑着轻轻抓住小猴子的耳朵, 从后面把他拽了出来:“你怎么这么坏?”小姑娘们纷纷说道:“今天他不认错, 他还没完。”这时候, 老杨正忙着调和, “行了行了, 他下次不敢了, 对吧猴子?”侯逸凡见有人拦着自己, 朝几个小姑娘吐了吐舌头。他苦着脸, 不情愿的道:“再换一次不行吗?”, 说完‘巴斯’就跑了……这时候, 一男一女走进了院子里, 四处张望。过了一会, 就见老杨朝他走来, “杨大哥, 新年快乐。”两人同时问道。老杨见他们忙着回答:“好, 好, 你们都没事吧?进来吧, 进来吧。”他走到门口, 喊道:“玉芬的妈妈来看望了。”二修正在用袖子和围裙擀面团。她听到老杨的喊声, 连忙迎了上去。她手里还拿着一块面团。见老杨开门让两个人进来, 二修互不相识, 老杨给他介绍了一番。然后, 他指了指那人:“这是我们新酒店的陈经理”, 又指了指那人。女人:“这位是副经理, 我们都叫她刘姐。” “这是我们的儿子。”老杨转身向他们介绍。两人走过来和二秀握手:“你好, 嫂子, ”二秀赶紧把面团扔在面板上, 掀起围裙, 擦了擦手,

回答:“好, 好, 你们都没事, ” 还有你们一家人过年也行。??:”说着收拾东西, “玉芬把面板带到了那个房间。”她走到门口, 冲着西屋大喊。玉芬走过来, 拿走了盘子、盆子和肉末。二修让他们坐下, 心想:他们两个今天一定有事。她拿出几盘花生、瓜子、蜜枣、糖果放在桌上, 道:“你先说, 我泡茶。”她转身就出去了。 .老杨指了指桌上的小菜, 说道:“欢迎你吃吃吃, 以后我们一起努力, 别见外面的世界。”他伸手递给他们。 “自己做, 自己做。”陈经理, 三十四五岁, 中等身材, 略显修长的长方形脸庞上戴着一副白框近视眼镜, 看上去十分精明。因为他有点文化, 这次被任命为餐厅经理, 大家私下都叫他大陈。副经理刘姐个子不高, 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, 性格开朗开朗。 “这次我们会去每位新员工的家中探访, 一是祝大家新年快乐, 二是安排店内员工与大家交谈。”大陈一边啃着瓜子一边说着, 第二场就给大家端上了茶。听到大陈的话, 他也想听听, 于是端着一碗茶坐在老杨身边。大辰喝了一口茶, 道:“刘姐, 你说详细点。”刘姐放下手中的花生, 将餐厅的营业物品放下。首长和人事分工一一交代, 二修也没提老杨, 问道:“那我们老杨干什么?有茶汤吗?”大辰接了电话, 道:“本来我也考虑让杨大哥冲龙口大铜锅,

但实在没法有计划地安排, 如果我们不来这里, 只是碰巧勾结杨大哥, 看看大哥, 你有意见吗?”老杨似乎早有准备, 一边喝茶, 一边淡定道:“没意见。
       ”二修急了, 连忙问道:“茶汤不行, 我老杨在干什么?”老杨瞪了他一眼:“少说。” :“嫂子放心, 我们当然考虑过了, 让大哥带几个小弟去买买买, 物流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”二修低声嘀咕:“我的工作做得不好。”刘大姐见状, 安慰他们说, 以后如果把酒楼弄成扩建, 老杨就可以再做一个龙嘴的大铜锅了。老杨道:“按照组织的安排, 我可以为所欲为。”两人一听, 非常高兴。两人起身要走, 老杨却伸手拦住他:“你嫂子的包裹, 你们两个吃完就走。
       ” “不行不行, 我们得去别的人家看看, 等我问了再回来麻烦你。杨大哥和嫂子, 再见。”说完, 他们就出去了。老杨和两个儿子被送到了大门口, 客套了几句客套话, 两人就离开了。老杨望着远处两人的背影, 默默地想: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成真, 现在茶汤不许冲, 别的什么都别想了。刚要回屋, 玉良从一边跑过来, 拉着二秀问道:“妈, 妈妈妈的饭做好了吗?我饿了。”

Copyright © 2001-2022 三星电机有限公司 sanxingdianji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www.chemtestdfw.com) 豫ICP备2020364174